三分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3 04:07:3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大的损失则是孩子们的学业。疫情造成了留学受阻,叠加美方政策打压的不确定性,我国赴美的留学生,其求学之路更为渺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战时总统”与“紧急状态政府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愈发严重的极化政治的背景下应对新冠疫情,特朗普采取的另一个策略是宣布“国家紧急状态”,并将新冠疫情比作“二战”,试图将自己打造成“战时总统”,从而绕开常规状态下的各种法律约束,解封更多权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须知,一方面,中国的中产阶层是这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建设的中坚力量,对中国取得的现代化成就深感自豪;另一方面,对美国的美好记忆正在被太平洋彼岸“妖魔化中国”的做法以及种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政策措施,撕扯得支离破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这一新政表面上的指向是所谓以各种形式参与“军民融合战略”的研究生、博士生、博士后和访问学者等,现阶段可能只涉及大约3000名海外留学人员。但是,其意义不容小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主席托马斯·卡罗瑟斯认为,无论是应对疫情,还是处理种族冲突,特朗普都采取了巩固自身基本盘、攻击对手的党派与极化策略——批评纽约、加利福利亚、伊利诺伊等民主党州管理不善,只知道伸手要钱;指责媒体为了阻止他当选而夸大负面消息;攻击中国是病毒源头,未能控制病毒扩散;抨击专家、政府内部的幕后政府(deep state)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,最典型的莫过于赴美留学的难度和风险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美国签证审批至今仍然处于暂停状态,这让今年有赴美留学计划的个人与家庭进退维谷,一些已经支付的费用眼看着打了水漂,令人心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疑邻盗斧的敏感始于“一件小事”,最终却扩大到不可收拾的田地,在美国历史上的先例比比皆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“二战”之后在一系列事件的冲击下,新政联盟生出裂隙,逐渐瓦解。经过几十年的重组,今天的民主党,已经变成了一个“社会群体的联盟”(a social group coalition),喜欢出台针对特定社会群体(如少数族裔、LGBT、女性)的优惠政策,以修正各种形式的歧视和不平等。而共和党则更像是一场“意识形态运动”(an ideological movement),喜欢诉诸自由放任、反对大政府等统一的、抽象的意识形态,其选民基础更同质化——白人、男性、基督徒、中老年人的比例要高很多。但无论如何,短期内,两党都很难建立起对另一方的压倒性优势,任何一党都无法长期主导政治议程,美国政治的极化预计仍将持续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罗瑟斯提供了另一种分析。他认为,美国的国会和总统选举实行简单多数制,即得票最多者即便不超过半数也能在选举中获胜,导致更温和的第三党很难兴起。而且,两党制也排除了议会制下组成更具包容性的执政联盟的可能性。